霜降

和小情儿改了cp名……
第一局33,乔妹id醒目……

糟糕脑洞×
一朝穿越到隔壁教廷组的西汉三傻

4p街霸
5p老项一世英明毁于一旦

信白车〔全文完〕

连起来啦,翻页不累
炮后的互动写起来很爽×
产乳没写到,下次开搞
谢谢小可爱们!!
说,接下来嫖谁⊙ω⊙
评论链

信白车〔2〕〔高h〕

人菜瘾大单排到炸

有一堆肉想写,奇怪的是龙狐只吃清水

良信邦教廷3p有人吃吗——吗——吗——

评论走链

信白车〔1〕

背景请无视,只是日,日,日

双性强制play,年龄差有,各种糟糕性癖

混乱邪恶!噫!
链接走评

_
搞出这么大的乌龙,在下的耻度已经和太阳肩并肩了。

憋说话,让这个傻逼静静:)

今天重看了下姜子牙的故事……
惊喜,改过了哦?
前版是姜子牙的事迹概括〔诛灭魔种等等等〕
现在变成了老夫子的回忆视角×
有我良的彩蛋!高亮!
漂亮的小徒弟hhhh

放开我我没疯

段子。
_
社会青年韩重言有了对象。
正是××街纹身店的小老板,人称神来之笔李太白。

李白人帅不社会,虽然做纹身,却没给自己搞过。
就是爱染发,俩月一换。
短发染成栗色,留成中长发,染紫。
长发及腰了,又换成了白毛。
可把小姑娘们迷得不要不要的。

是韩信先看上李老板。
隔三差五往店里跑,今天纹个小骷髅,明天画个花骨朵,把老板的手艺夸上了天。
李白一开始还挺开心,这么积极的顾客不多见啊。
然后韩信把持不住,有了小动作。
两只手不老实,摸摸这摸摸那,李老板的腰和屁股手感都蛮好。
李白懂了,感情这货动机不纯,爱的不是艺术。
几番警告骂娘,社会青年依然坚持不懈进店消费。
郁闷死了。

韩信也急啊,自己第一次追男人,每次李白把手放在他胸前背上,心里的小火苗就烧啊烧。
奈何追不到手,摸几下还要挨骂,心累。

转机在很寻常的一天,到了。
李老板喝了酒,略醉,打算关门一天。
韩信跳跳跳,跳进了店。
老板,随便纹一个?
李白很火。
随便纹个?好,你说的。
对对,是。
艺术家喝了酒都有点疯。
李白取出家当,下笔如飞。
躺下。
背冲上。
韩信挺陶醉,李白一直把手放在他背上。

半小时过去,李白拍拍手,好了。
韩信嗯嗯。
扭头看一眼镜子,傻了。

〔精忠报国〕

然后韩信伤心死了说老板你侵犯消费者权益占我便宜我要投诉工商局——
李白有点方,他其实是良民。
内啥,你,你冷静下……
韩信捂胸,犹如少女面对变态。
你别过来!
老板发愁,乱涂乱画一时爽……
我不收你钱了……帮你洗了还不行吗……
不行。
韩信言之凿凿,我精神有损失。
……那咋办。
陪我吃个饭。

……行。

李老板喝了韩信的水。
他们在一起了。

_
喝我水=和我睡

【信白】你丫最有理(2)

龙狐组,纯情小白龙×喝酒误事咸鱼狐。
前方家长上线。

_
气氛一度很尴尬。
李白完全不清楚这当中的弯弯绕绕,不知道这瓜娃子初来人间,不懂收敛妖气,只觉无限憋屈。
要杀要剐,你瞅啥?
韩信也看不出李白眼中的烦躁怒气,只觉这人当真好看,好看过外面的无边春景,云树堤沙。
李白暗暗摁住剑柄,心道肯定杠不过……先试试讲道理?
然后他忍着气闷,露出一个笑来。
然后他看见那人微微睁大了眼,俊脸泛起红晕。
李白:“……”
多大仇?
笑一下就要红脸动手?

_
李白瞪着眼前的空气,心想真是日了狗啦。
他只是笑了一下啊??
这人,啊呸,这妖怎么就跑了?
他摸摸自己的脸。丑否?
丑就丑吧,反正那货是走了。
狐狸心大,摸回酒壶,浅浅品了一口。
然后从耳朵软到了尾巴,险险按耐住了唇边将溢的叹谓呻吟。
他脸完全红了,不可思议地盯着壶中的小半酒液。
——怎么会,这么好喝?
类似的情况很快蔓延到整个酒馆。喝下酒的人烂醉如泥,喃喃道仙露琼浆……
李白忍不住,又小抿了一口。
再次舒服成了一滩狐饼。
他捧着脸,心道卧槽,那家伙该不会是酒仙下凡吧……

_
龙神属水,所过之处酒泉清冽甘美,饮后可祛百病,强身健体。
……但还到不了这程度。
原因在于韩信的精神状态。
——他波动了。
未知的浓烈情感措不及防间穿透了整个懵懂的灵魂,耳畔心跳声如擂鼓。美好混杂着惆怅,瞬间从脑际心根涌到四肢百骸。
所以他跑了。
一路掠到极北之地,整个身子埋进寒潭,冷得打战。
心却还是灼热发烫。
他又慌张间潜入深海,发现更不成,一片黑暗里那个笑容愈加清晰。
如果他稍读过人间的话本小说,应该能知道自己是什么个情况——但凡事没有如果。
别人是小鹿乱撞,他生生乱成了共工怒触不周山。
——然后他真的撞起了山。
优美的龙形在海中横冲直撞,撞碎礁岩无数,冰山若干。碰撞的冲击和疼痛卓有成效,他几乎不再想他。
于是韩信撞的愈发起劲。
他一路向前,看到那座华美的宫殿,便不假思索地卯足了力气,一头扎了过去。
墙没坏。
角断了一截。

_
东皇太一从午睡中惊醒,带着起床气游岀家门,看见的就是这副景象。
小白龙龙角少了一截,向上飘着血,引来鱼群徘徊。这熊孩子抬头看他,一脸的泫然欲泣。
东皇:“……”
这还能不能好了。

—瞎鸡脖私设—
东皇龙王,双性,发情期找人(龙)搞定 ,算是韩信的娘。
和儿他爹一炮两散。
初恋是后羿,后死情缘,相当于抱着按摩棒过了几千年。
可以横着走的大妖。

【信白】你丫最有理(1)

龙狐组,俩二货轻轻松松谈个恋爱
纯情小白龙×喝酒误事咸鱼狐
ready?gooooooo

_
李白是只狐狸。
妖力不强,兴风作浪没指望;却也不弱,刚好足够混迹人间。
人间很好,千里的风月万里的江山,他走走停停看了许多年,仍是止不住脚步,少不了赞叹。
但世上哪有一直顺遂的路呢。
比如现在。
李白捧着酒壶,脸上的微笑快要挂不住。
他努力让自个儿看起来轻松悠闲,奈何那些天生的压制在,欺得他双腿发软,心神恍惚不定。
这种情况不多见。所以他每次都会反省一下幼年的不努力,童年的不上进,少年的安于现状,一并导致了青年的咸鱼。
然后拔剑,该打打。修为不够拼命来凑,他不介意对手杀死自己,不允许自己卑躬屈膝。
活成这德性的狐狸当真少见。也许老天也觉得稀罕,次次助他化险为夷,或者化敌为友。
但这次不太一样。
李白尚有闲心掂量——这威压,远超千年狼熊虎豹,完胜两千年的天地猞猁,甚至要压过那条三千年的恶蛟一头。
往上没了,他没见过。
哪儿来的稀世大妖……
他放下酒壶,胸口似压了千斤顽石。然后本着天要亡我我便日天的心态,回了头。
蓦然撞进了一双神思游移的红眸。

_
韩信是条龙。
生来没见过爹娘,修炼法门全印在神识里,周身灵气流转,生生不息。
当年天下大旱,十井九枯,黎民百姓危苦之际,他破壳了。
人间大下三日龙雨,佑一方土地十年风调雨顺。他迷糊着出来看了一圈,便吓晕了百官,下跪了帝王。
他没看出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于是回了洞府,闭关修炼。
拯救万民的功德全系在他身上,故而他一路修心砺性,破魔障无数,始终顺风顺水。
哦,他临走时顺口吞了那只大妖旱魃,千年功力也就这么炼化了。
修者不知年月,红眸启合间,倏尔五百年。
他在云雾中活动一番,依旧想不出有什么别的事要做——还是继续闭关吧。
闭关之前,他又看了一眼人间。
正是这一眼误的事。

_
人间真美。江南暮春五月,阳光柔软,红的花绿的柳摇曳在春风里,有莺鸣婉转。
如果不是被这美景诱惑了,他也不会在动念间下凡,不会走进那家酒馆,望着某个背影,怔怔然忘了时间。
——只道,最误事来是人间。

第一次玩指绘×一个性转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