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多图注意√
最近两章的靓丽cp!
何霑×赵皇!
超好吃哇【虽说be预定1551
p7书评区真相帝,p10老猫的别扭石锤
呜呜呜这没准是唯一BL官配了求太太产粮【抹泪

【语c群宣】# Epoch·西幻 #[二招][空位多]


Hello.
你好。
I'm the god of fate.
我是命运之神。
I'm looking for someone who can save this world.
我在寻找能拯救这个世界的人。
Some brave, kind , pure and hopeful.
他们勇敢,善良,圣洁而充满希望。
Would you be my warrior?
你会成为我的勇士吗?
# A message from the god of fate #
# 一篇来自命运之神的信息 #
/首招/
/世界观庞大,主线主角稀缺,正反派都缺/
/各种限定皮,或许你便是神器的继承人/
/推荐多重身份,盟会长也许是个魔信使/
/信仰上帝还是魔王,或者无信者/
/除黄豆斗图撕逼恶意刷屏水群随便嗨/
转生门:586614211

分享一组官方情♂头
可以说是相当夫妻相了(。

〔黑♂苏♀〕她

一个脑洞,女大学生万万。
-
苏万挽着她师父的胳膊,嗒嗒嗒嗒,脚下加速。
“怎么了?”黑瞎子侧头问她:“急什么?”
苏万闭了闭眼:“看见两个同学。”
“有仇的那种。”

-
苏万其人,待人心宽,对事心细,颇有点佛系的味道。沙海那几年杀人越货的事没轮上她,形形色色的人心却见了不少——不敢说七窍玲珑,至少同龄人性格里好和恶劣的不同部分,还是能轻松看出来的。
以常理讲,她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气姑娘应该很难和人结仇,但那次的变量太诡异,苏万发现自己被卷进去的时候整锅狗血都齐了。
俩人绕了个大远路,和那一对男女拉开距离。黑瞎子任她拽走,差不多两分钟后停下来,拍拍她的脑袋:“说吧。”
苏万缩缩脖子:“呃,就那样咯……第一个甩了第二个,第二个气不过想绿第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挑了我。第一个见不得第二个找第三个,第二个自作多情以为我想当他女票,但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黑瞎子笑得没心没肺:“数学不错。”
“然后吧,上周师兄顺路来看我,第二个瞅见了。”苏万翻了个白眼:“他还不敢正面刚——师兄走之后才跑过来问我,我除了蒙逼……还能做什么。”
她师父想了想,画面感不是一般的强。
“第二个以为自己也被绿了,气成个锤子。第一个打听到这事儿,找到第二个,说帮他找我的茬,于是他们又处一起了。”苏万深呼吸:“狗男女,我也不好说啥,关键在后边。”
“慢慢说,别着急。”
黑瞎子塞过来一瓶水,一脸“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
有人看吗——
后面还有不少,喜欢请留爪(^0^)/

【给花儿祈福】三叔拔刀吧(1)

这是……情绪老激动的产物……居然还有续集?
顺便想求个不嫌弃的盗笔重启剧情讨论群收留……一个人的寂寞唉。

_
如题。
09年掉坑盗笔,看着吴邪懵懵懂懂初入江湖,看着铁三角天南海北的冒险,见证小哥消失在青铜门后的背影。

还有,解雨臣,解语花,花儿爷,小九爷。

说来也奇怪。
这么多年过去,人来人往,他却永远是心尖那点朱砂痣,只要想起就觉得亲近温暖。

也有没日没夜狂刷同人的日子,黑花瓶邪傻白甜,傲娇花儿痞子瞎,狗血二丈高,恰糊一脸。

同人里的他登台唱霸王别姬,贵妃醉酒,似乎回眸便倾国倾城,卸下戏装又是粉衬衫粉手机,眼下泪痣一点,貌美如花的绝世女王受。

可那根本不是他。

真的花儿,温柔不假。
但那温柔是暗处的,克制,润物无声。像是拂过脸庞的风,眼角余光中将熄的一点星火,你回头寻他不见,却明白,那曾真实由某人给予过。

三叔借吴邪之口说过,其实小花是一个极端不好相处的人,他把所有自己好的东西都集中起来给了少数几个人。
比如吴邪,比如秀秀。

前者可以说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知他根底,又有着相同的目的和立场、始终心怀善意的人。
他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得到和失去,见过他的疯狂,义无反顾选择与他联手,便搅得汪家大厦倾颓、无力回天。

再回眸,天地已清明。

“此时我脑子里只剩下满身是血的小花,但是我的手脚在发抖,心中的杀心也起来了,一方面是极度的紧张,不知道小花的生死,一方面,我对上面喊话的这个人所有的怜悯和理解消失了。我不会再管这个人是到底为了什么,他最好死在这里。”
                                            —— 重启•极海听雷•第209章

如果这都不算爱(划掉)。
已经脑补出吴邪骤然冰冷的眼神,因紧握而发白的指节,以及,久违的疯狂。

那疯属于邪帝。

吴邪其人,重视身边人远超自己。别人害他他会生气反击,而一旦某些势力真真正正伤害到了他亲近的几个人,他会发疯。

最近一次的疯狂是在十年——其实已经持续了整本沙海——有汪家在,张起灵不可能真正安全地回归。
他不允许,所以短短几年之内,汪家覆灭。

很难想象一个人要有多深的城府,多强的手腕,意志何等坚定,才能撼动那片如乌云般遮天蔽日的阴影。

这一声邪帝,三分敬,七分惧。

他不把自己的命看在眼里,身边人才是他的命,谁动跟谁拼命。

焦老板踩过了这条线。
(等着被嫩牛五方轰杀至渣吧渣渣。)

【盗笔重启】【肉】【江子算×吴邪】妄

肉短篇,主要卖安利×

江子算:盗笔重启新登场人物,阿宁的弟弟,因为姐姐的死性格略偏激。
【目前】人生目标是亲手杀了吴邪。

这一对我是很喜欢的,江子算同学有颜【原文为证】,和吴邪有着(单方面)不死不休的羁绊,最重要的是还有身高差【原文:高一个头】
简直好吃。

重启邪身体很差,咳血常有,现在的状态差不多是用剩下的半条命在扑腾啊……

这篇文私设极海听雷圆满收尾,要救的人都救回来了,个别愤世嫉俗的小青年也懂了吴老板的好
吴邪倒是乐见其成,然后俩人不明不白地更近了一步。江同学有心机,直接拉着吴老板谈起了恋爱……
但吴邪也真的时日无多了。

“晚走几年好不好。”
江子算看着他说:“就当陪我。”

_

链接走评。

7376×
他俩最萌辣
无奖问答:图中包含几个scp?

摸个烈白开头

肉卡得难受,放飞一下……

烈哥×太白的少年游

_
苏烈看着那人将桂花藕粉糕掰开,一点点喂给湖里的锦鲤,颇有种不真实的恍惚。
怎么忽然就到这儿了?
他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那人喂完手中点心,回过头冲他笑笑。
……做梦就做梦吧。苏烈想着,打开油纸包:“还要?”
“要。”那人拈起一块,却是塞进了嘴里:“你不吃吗?”
“不饿。”苏烈回答。
那人复又笑了。
正是人间七月,湖光潋滟。宫里豢养的白鹭张开羽翼,穿过绿荫浓淡,消失在晶亮的波光里。
“好看吧?”
那人倚着雕花栏杆,指指不远处的画舫:“等晚上点起灯,岸上湖里星星点点……”
苏烈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是好看。他想,但你的眼睛更美一些。
_
世上相遇总有原因理由,人若找不出来,老天爷便安排一个。
“全是垃圾。”
李白扔掉那份策论,骂:“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狄仁杰皱眉。烦炸了。
他很想把这货栓起来,最好把嘴一块堵上,可惜不成。
“爱看不看。”治安官冷冷道:“自己收拾。”
女帝惜才,特地将此届会试的答卷复刻了一份送来,权当这家伙的消遣读物了。
“小狄狄。”
李白并不介意冷脸,突发奇想:“你当年的卷子还有副本没?”
狄仁杰额上青筋一跳。
“没、有。”
和李白相处,太浪费生命。
就算整座长安城都宠着他迁就他,搁狄仁杰那里,这货始终是个长脚的麻烦,应该喂些老鼠药使之镇静的那种。
李白趴回榻上,抽出下一份试卷。
治安官见他消停,便继续整理积压的案子。他是真的忙。
那份卷子或许很长。
因为李白安静了许久。
就在狄仁杰稍感清净的时候,一张纸拍在了他面前。
李白:“小狄狄!写这个的人是谁啊?在哪啊?”

个人口味很杂
浪起来谁都想日
嗯,良哥除外,暂时只吃良攻
吃信白白信信邦邦信良邦良信等等
〔捂脸〕还有烈白。烈白贼好吃你萌来吃啊
cp不洁癖,求安利
占tag致歉

记梗

欺负小白龙。
良信邦信,估计是水车
龙信初来人间,被俩人囚禁调教〔当宠物养〕大概
什么也不懂而且很好哄的小白龙×
刘三儿老流氓,良哥走温柔路线
仨人都有病所以he了

_
明天动笔。嗝。